电子游戏



相关阅读:电子游戏

新金融探索:电商系占山为王、银行系坐拥资产、流量平台摩拳擦掌
2019-03-21 16:49 来源:电子游戏   

  作为经济自然增长到指数增长的催化剂,金融在中国现代经济结构中,正在发挥着更巨大的作用。

  2017年,2本著名商业财经期刊《经济学人》和《哈佛商业评论》都不约而同的抛出一个观点:中国将成为金融科技的引领者。

  从2011年互联网金融市场兴起以来,国内新金融经历了太多模式的探索、创新的突破和政策的博弈,行业格局也愈发清晰。电商系占山为王、银行系坐拥资产、流量平台摩拳擦掌。在资本热度褪去过后,真正有价值的企业开始浮出水面,但裸泳者同样无可遁形。

  如果几年前,互联网金融还站在风口,那么几年后的今天,它已经成为很多人赖以生存的工具,金融和互联网早已日渐融合。而“互联网金融”这个词也逐渐被新金融替代。

  如今,处于严格监管下的新金融赛道里奔跑的是不同体量的新选手,它们正用自己的姿势和速度决定着行业的未来走向。

  “不要把我们看成是一家银行,看成一家中介就好。”微众银行创立时,董事长顾敏银的一句话,宣告了新金融和传统金融战争的结束。

  在此之前,凭借着传统金融体系多年来对于长尾用户覆盖的缺失,以阿里巴巴和腾讯为首的科技巨头,依靠支付和个人小额理财快速抢占了金融市场。

  消费者偏好逐渐发生变化的时代下,人们开始越来越依赖互联网技术带来的好处。而这种技术也是促进传统金融行业发生变革的重要依托,催生出了更多的新业态和新模式。

  2009年,拍拍贷投资人周世平创办红岭创投,开启了平台垫付本金的模式,打破了P2P作为信息中介的定位。紧接着,数家P2P平台相应落成,并开启了长达5年的高速扩张。

  一方面,无数隐藏在线下的非法集资、传销等骗局开始披上互联网金融的外衣,向行业里偷偷排放污水;另一方面,一些试图探索创新的互联网金融企业,忽视风险、负债和现金流的管理,在面对外部激烈竞争时,迅速溃败,跑路倒闭。

  互联网金融几乎成了贬义词。许多互金公司甚至将名称中的“金融”“金服”等字眼去掉,并开始强调自己是一家科技公司。换言之,告别互联网金融时代,进入金融科技阶段是绝大部分业内人士的共识,这也才有了开头微众银行董事长的一番表态。

  重回工具的属性,互联网技术能够对金融行业的安全与效率起到改善作用。这一作用,也会逐步外延到整个经济社会的发展,从而促进新经济和新的增长方式。

  “取代”到“辅助”的定位转变,平息了新金融和传统金融的对抗。利用人工智能、大数据和区块链等新兴互联网科技,在支付、保险、证券和征信等方面,驱动传统金融变革,并重构金融生态圈,是未来新金融的新航向。

  从当前国内的格局来看,一边是传统金融巨头,例如银行、保险等大佬依然屹立不倒,借助此前积累的优势和资源,让它们没有在这场斗争中失去位置,甚至依靠原有的垄断力量打压互联网金融业务;另一边则是新金融时代的革命者,它们有着极为相似的特点,拥有或者依托于互联网的大场景和大流量。

  以互联网行业最朴素的逻辑来看,新旧金融的结合正在成为下一阶段互联网金融发展的方向,于是我们看到建行和阿里联姻,中行与腾讯达成合作,农行则找到了百度,工行与京东建立战略合作,交行也与唯品会牵手,传统银行在过去几年中正在加速向互联网世界靠拢。

  一是纯做金融类业务的众筹P2P平台,但一定要合规合法化,达到风险可控的要求;

  最后一种是大型互联网企业,类似腾讯、阿里巴巴、百度和京东等,既持有金融业务牌照,也拥有技术输出能力,服务金融和类金融机构,业务更多但能力要求更高。

  对于初创企业来说,想要在新的金融体系下分一杯羹,需要找到自己的合适定位。目前来说,纯技术输出型的企业,更具有时代优势和行业壁垒。但随着原有金融体系的不断完善,可供探索和深耕的空白地带也将日渐减少。

  2018年2月,滴滴将金融板块划分给滴滴事业部,开始涉足汽车金融和消费金融。同年7月,携程成立金融科技子公司,注资15亿,全力杀入金融领域掘金,到了9月,360金融也上线了自己的分期产品。

  近两年来,几乎所有的互联网巨头,都开始高调进军消费金融贷款领域。这其中的主力包括两个:流量系和手机系。

  杀入消费金融的互联网企业,有无可比拟的优势——流量。消费金融企业最大的成本就是流量费用,而互联网平台往往自带流量。有流量,自然就有数据沉淀,风险控制自然也水到渠成。

  手机系拥有大量的手机用户,植入金融也具有先天优势。比如,它们可以在出售手机的时候,直接帮用户办理分期,也可以在手机上预装金融APP,随时给用户提供放款。

  为何要争相进军消费金融业务,数据为我们做出了回答。艾瑞咨询统计数据显示,2017年,消费金融市场的交易规模,从2016年的4367.1亿元增长到了4.4万亿元,增长904%。

  当规模效应成熟之后,涉足金融是必然选择。除此之外,国家也在大力鼓励消费金融,试图用消费拉动内需。这个大背景下,布局金融也是必然之举。

  各方势力瓜分市场,抢夺用户,整个消费金融战场已经硝烟弥漫。而加上最新进场的运营商系和银行系,未来的战局,必将更加激烈。

  反观欧美,消费金融业务由来已久,在商业模式、盈利模式、征信体系等方面积累了大量的经验。

  几个主要发达国家中,美国是消费金融业务相对领先的国家,多元化的消费信贷服务机构和盈利模式、层次明晰的征信体系、成熟的行业自律组织等是其发展的重要支柱。

  英国消费金融业务由商业银行主导,信用卡模式依旧占据较大市场份额,绝对优势明显,但盈利模式相对单一。

  日本现金贷业务风靡一时,消费金融经历了萌芽、发展、衰落和复苏,其独特的征信体系既能够保证征信的高覆盖率,又能够有效促进征信信息的交换。

  得益于格莱珉银行的小贷模式,印度现金贷盛行,风险也大量聚积。但印度政府大力发展金融科技,加上印度人口红利逐渐显现,有望成为消费金融新蓝海。

  目前,我国消费信贷征信主要依靠央行征信和互联网平台的大数据征信,多层次征信体系尚未形成。

  一方面。央行征信主要针对信用等级较高的银行用户,大量长尾用户处于无央行征信状态,因此无法获得银行信用卡;另一方面,互联网平台大数据主要针对各自电商平台有消费记录的用户,因此也存在信息孤岛现象。

  为了避免信息孤岛,采用多层次征信体系,由政府主导,市场化机构或行业自律机构形成双支柱,不同征信机构针对不同群体、不同行业征信,针对性强,覆盖征信群体全面的征信体系正在逐渐形成。

  消费金融业务诱人的背后,更加考验企业对于风险的管控和数据的利用。它也许是弯道超车的利器,但也可能是弯道翻车的凶器。

  无论是消费金融、互联网金融还是供应链金融,中国金融企业似乎已经找到了自己的路子。2018年初的胡润新金融百强峰会上,首席经济学家管清友称:“从需求角度来讲,中国的新金融业态未来发展空间仍然十分巨大。我国目前正处于一个史诗级的消费升级阶段,群体规模十分庞大,也必然需要更为便捷、更为丰富的金融服务。”

  管清友所言不虚,即使在几家互联网巨头重押新金融业务的背景下,市场依然有大把需求空缺等待填补。

  在中国,金融业是一个资产总规模超过150万亿元的高管控行业,而互联网在国内发展不足20年,十几家主流互联网公司的年收入总和不及中、农、工、建四大行的任何一家。但总体来讲,中国金融创新可以用一纵(阿里)、一横(腾讯)、无数圈(围绕在阿里和腾讯金融业务周围的中小金融企业)组成。

  “如果银行不改变,我们就改变银行”。在与中国银联的合作尝试告吹之后,阿里巴巴这只互联网大象用了近13年时间,霸占了大部分金融草场。

  2003年10月,以支付宝推出为起点,阿里巴巴通过线上渠道和数据优势,建立了一套兼顾线上线下用户需求的创新业务模式。2013年,阿里巴巴成立了阿里小微金融服务集团,囊括小贷、支付、担保和金融零售的四个核心业务。

  阿里金融迅速完成了两个闭环:一环在企业端,以小贷为核心,帮助企业融资成长,同时通过资产证券化等方式让自身贷款规模增加,企业长大之后再通过与天弘、甚至银行合作来提供一整套的资产管理解决方案。

  另一环在消费者端,以支付宝为核心,借助天弘基金把钱放在余额宝,同时推出理财+保险产品。从单纯的消费到财富储值中心到理财中心再到消费支付,形成闭环。

  而向电商和实体延伸的腾讯,则在2013年下半年正式展开了与阿里巴巴的正面交锋。腾讯的支付业务在2005年就已经上线,但属于真正出现指数级扩张是在微信支付和微信红包之后。

  这个推出于2014年春节的小功能,仅除夕一天就有500万用户参与了收发红包,红包收发总量超过2000万个。3年后的2017年春节,除夕一天的红包收发总量达到142亿个,是3年前的700倍。这个巨量的增长带来的结果是数亿人在微信上绑卡,他们快速被吸入到了微信支付的体系内。

  微信支付的支付版图是由海外市场和国内线条线组成。向线下的各类垂直场景渗透是腾讯支付的重要策略,大至优衣库、星巴克这样的“超级连锁品牌”,小至街边的夫妻老婆店都囊括其中。

  在阿里和腾讯的版图周围,一些瞄准细分消费场景的金融企业开始涌现。比如,成立于2015年的什马金融,从农村出行场景切入,为购买电动车、摩托车、低速四轮车,以及新能源汽车的农民提供消费分期等金融服务,走一条介于农村生产性金融和城镇之间的农村消费金融路线年时间内,先后获得一线亿元融资,累计交易规模近100亿元。

  对于新玩家来说,互联网金融的机会最终还是根置于小微企业、三农、民间融资等实质而未能满足的金融需求当中,只是通过互联网技术与思维的形式显现出来。贸然进入支付和小贷等高频场景,存活几率甚低。

  从金融结构、市场化程度、国际化比例来看,国内的金融开始具备大国金融的特征,也具备了构建现代化金融体系的基础。在这一基础上,无数金融从业者试图利用技术和模式的创新寻找新的增长点。

  云计算、P2P、区块链等新物种层出不穷,狂奔的背后,风险和隐患也如期而至。金融的本质就是风险,任何一项金融活动都具有内生的风险和变量。这实际上告诉我们,金融风险可以被配置和转移,但永远不会消灭。

  传统银行领域有《巴塞尔协议》对资本充足率、流动性等指标提出要求,但互联网金融科技领域却因为变化较快,导致监管滞后,风险隐藏较深。因此,清楚认识金融创新中的变量尤为重要。

  首先是政策层面。金融发展速度过快所导致的监管滞后,往往会因为后期的风险爆发而“一次性补足”。在这个过程中,一部分游走在“红线”周围的新金融业务或模式,很可能倒在法规和政策之下。

  最近10年,部分新金融模式的崛起,都是源于国内缺乏与新金融相匹配的监管制度。将海量客户和数据在金融上变现,然后顺理成章的“挟持”市场和监管,是很多新金融企业心里的“小算盘”。的确,监管空隙也许永远存在,但以此为生的新金融将毫无希望可言。

  其次是产品层面。产品与服务的无界,源自于新金融企业生态边界的模糊。对于用户来说,产品的简单易用已不再是核心关注点。使用过程中的隐私保护、个性化体验和智能服务等问题,渐渐成为市场和用户的焦点。

  倘若隐私无保护,那么便利则没有意义。目前为止,很多新金融企业的商业模式,仍然建立在消耗客户隐私和个人信息的基础之上。未来,这样的企业将失去市场和用户的信任。

  最后是理念和市场层面。金融的发展一定是以服务实体经济为前提,但并非服务实体经济的所有需求都是健康的。良性的新金融模式,服务的是实体经济的健康需求,同时还要建立在风险可控的基础之上。理念如同企业文化,将直接影响后期的发展与经营。

  市场方面,需要新金融企业更加精准定位,满足不同市场、不同人群的要求。常规的消费场景和基础服务已经无任何机会可言,贸然进入的代价可能是人财两空。发达地区竞争较为激烈,众多一线新金融玩家厮杀惨烈,机会同样渺茫。

  而在新兴市场和欠发达地区,新金融还有非常巨大的机会空间,适合新玩家进入。我国的新金融企业不能仅仅停留在国内市场,还应该将视野放到更广大的全球市场,尤其是一带一路地区。

  理性面对政策监管,深刻认识市场风险,区别提供市场需求,将会是未来很长一段时间新金融企业生存的不二法门。

 
 

电子游戏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9 版权所有 电子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