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游戏



相关阅读:电子游戏

重启亲子园加盟3个月却亏损 红黄蓝更名可否扭转颓势
2019-03-07 20:27 来源:电子游戏   

  2月11日,红黄蓝教育在其官网发布公告,重点宣布了两件事:其一,红黄蓝与一家新加坡的私立儿童教育集团达成协议,将以1.25亿元现金对价收购后者70%股权;其二,公司董事会已批准公司将集团名称由原来的“红黄蓝教育公司”更名为“GEH教育集团”。

  在公告中,红黄蓝教育创始人史燕来表示,此次收购将公司的教育服务扩展到了更多国家和市场。至于更名,也是为了“体现集团多品牌、多业务线、多地经营的新格局。”

  但从红黄蓝宣布更名后网友的反应来看,许多人似乎并不买账。“换汤不换药。”微博中有高赞评论如此表示。

  根据以往官方公布数据来看,红黄蓝主要收入来源,直营园学费收入占总收入比重逐年下降,新政颁布前,红黄蓝就已经开始在早幼教市场寻找更多机会。而在业内人士看来,在新政收缩后,红黄蓝势必要通过加深转型寻求出路。

  关于更名问题,红黄蓝教育机构副总裁张帆回复红星新闻表示,名称的变更,仅是公司战略和品牌升级的正常步骤,更名具体事宜将在股东大会后进行公布。

  记者近日探访红黄蓝总部时发现,即使在红黄蓝内部,员工对公司即将更名的消息也所知不多。有员工表示,自己更多是通过新闻了解的公司收购和更名事宜,具体情况并不清楚。

  在网上,对于红黄蓝的这一变更,许多网友表示并不看好,甚至认为其有“洗白之嫌”。公告之后,红黄蓝更名的话题迅速成了微博热议。“删黑历史”“改名就能抹掉一切?”等质疑的声音成为热门留言。

  红黄蓝的品牌形象自“虐童案”后似乎再难修复:事件发生后,不但股价遭重挫,公司品牌影响力和价值一落千丈更是不争事实。

  受该案影响,红黄蓝教育集团曾公开表示2017年底暂停加盟业务的扩张。这给彼时刚在美股上市的红黄蓝带来不小打击。

  2018年第一季度财报显示,红黄蓝毛利润下滑83.1%,净亏损270万美元,去年同期为净收入100万美元。在加盟暂停的2018年上半年,红黄蓝净收入相较上年同期下滑了62.3%。

  随着加盟暂停,曾经的疯狂扩张如今也逐步停摆。据此前三年财报统计,红黄蓝的加盟幼儿园平均每年增长45座以上,加盟亲子园平均每年增加超过100所。而2018年上半年,财报显示红黄蓝的加盟幼儿园增加了6座,加盟亲子园增加了83座。

  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红黄蓝解释这些加盟园所来自原有已签约合同,并表示2018年上半年全部加盟业务均处于暂停状态。

  据红黄蓝官方披露,公司营业收入构成包括学费收入、加盟费收入、培训费收入、特许权费收入和教育相关产品销售收入五大类。

  其中直营幼儿园(含直营亲子园)的学费收入占到公司业务收入的70%以上,为公司主要收入来源。

  纵观红黄蓝近四年数据,学费收入这一比例逐年下降,2014年该比例为78%,到2017年下降到了71%。但来自其加盟园的收入呈增长趋势。

  2017年,加盟业务贡献了红黄蓝总收入的27.8%,是红黄蓝不可放弃的一块蛋糕。

  其2018年二季度财报显示,红黄蓝于2018年6月末重启了亲子园的加盟。亲子园是面向幼儿的早教培训机构,不属于此次学前教育新政整治的范围。这也是红黄蓝赖以起家的业务,主打早期亲子教育。同时红黄蓝教育机构副总裁张帆回复红星新闻,幼儿园加盟业务仍在暂停中。

  去年11月29日,红黄蓝发布2018年三季度财报。综合财报显示,2018年前9个月,红黄蓝净亏损230万美元。而上年同期,其完成净利润690万美元。

  红黄蓝创始人史燕来也承认了这一点。因特许经营计划暂停,以及特许经营费用被迫降低等因素,让红黄蓝一度引以为傲的高增长戛然而止。

  但她强调,自7月以来,其游戏和学习服务中有超过70个新注册或接近注册的中心,并表示,相信在2019年的“非幼儿园业务领域”有良好的发展。

  然而在此期间,国家颁布了学前新规,其中一条是“民办园一律不准单独或作为一部分资产打包上市。上市公司不得通过股票市场融资投资营利性幼儿园,不得通过发行股份或支付现金等方式购买营利性幼儿园资产”。

  作为一家核心资产为营利性幼儿园的公司,该政策出台直接让资本与幼儿园之间划清界限。也引发了红黄蓝前所未有的危机:股价当天暴跌超50%,期间两度熔断。

  2019年1月,配套政策开始出台,国家将对城镇小区配套幼儿园进行整治,不得办成营利性园。

  如此一来,红黄蓝直营园、加盟园的开办和扩张都将受到影响,依靠幼儿园这一核心业务将难以为继。转型势在必行。

  根据以往官方公布数据来看,红黄蓝主要收入来源,直营园学费收入占总收入比重逐年下降,而培训费、产品销售收入占比逐年提升,同时直营园业务增速明显下降。让人难免猜测,以直营园为主的业务模式有所动摇。

  根据公司公告显示,2018年6月,红黄蓝收购了上海一家为2到6岁儿童提供早教服务的公司80%股权;同年二季度末,红黄蓝收购了一家包括国际幼儿园等一系列教育资产在内的北京教育机构90%股权。

  此外,公开数据显示,红黄蓝对外投资中,非幼儿园企业超过30家,涉及领域有母婴平台、早教服务、幼儿园营销服务等。此外,红黄蓝还涉及了出版物、艺术培训、儿童潜能开发、会务及活动组织、教育信息咨询等多个领域。

  但在“史上最严”学前新政出台后,民办幼儿园资本化之路封死已是不争事实。红黄蓝不得不调整其国内幼儿园资产比重,其今日公布的收购新加坡一家儿童教育集团股权一事,正是其转型走向海外市场的一个信号。

  而众多收购动作也表明,红黄蓝正在向多业务线、多地域经营发展。幼儿园经营并不是其唯一发力方向。

  新政接连实施,意味着禁止通过融资、发行股份并购和现金并购投资营利性幼儿园。对早幼教版块的公司来说,幼儿园上市梦破碎。

  “对投资人来讲,机会可能会减少,对现在营利性幼儿园会有压力;对二级市场来说,因为追求更大盈利性,参投积极性会减弱。”盛景嘉成母基金合伙人赵今巍认为,在资本市场,幼儿园经营这块的发展潜力并不大。

  但他不否认中高端性质、辅助学前培训班等依旧有市场,因为“不是所有内容都能在幼儿园里百分之百能够做好” 。

  但从幼儿园经营角度讲,他认为整体投资机会减少。诸如红黄蓝这些大型幼教集团会围绕优质内容供应商、优质平台去转型。

  这似乎正是红黄蓝欲转型的方向。在接受红星新闻采访时,张帆如此定位红黄蓝:0-6岁综合性早期教育服务提供商。

  他给出了红黄蓝的四大事业版图,包括亲子早教、幼儿园、托育中心、家庭及素质教育。并表示下一步会兼容并蓄更多的品牌、业务线,拓展更广泛的儿童教育市场。

  拼图资本创始合伙人王磊也看好这个方向的潜力,只是受大环境影响,投资会趋于理性。他表示只要是提供优质内容的机构,资本仍会持续关注。优质教育资产依旧有投资价值。

  “政策鼓励社会力量举办普惠性幼儿园。即使是普惠性幼儿园还会有采购服务行为,提供优质内容和服务的供应商还是有生存空间的。”王磊说,给幼儿园提供服务、产品、内容,这块上市是没有问题的,也还具有投资价值。不能上市的幼儿园,不代表没有投资价值。

  赵今巍和王磊两位投资人都认为,有好价值的前提,还是需要有好内容、好服务来支撑。做好园所的同时如何做好服务,这块还有很多人会去探讨。

  张帆不认为新政出台会给红黄蓝带来不利,同时他也坚定表示,红黄蓝不会选择退市。

  从一个连锁集团转型为第三方服务提供商机构,赵今巍觉得有些难度。不同于直接做服务提供商,两者基因不太一样。“如果想转型,匹配能力、调整能力、输出内容的性价比,都可能会影响到转型效果。”

 
 

电子游戏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9 版权所有 电子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