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游戏



相关阅读:电子游戏

8号楼工作室 新浪财经出品
2019-07-12 10:38 来源:电子游戏   

  与名创优品的“Nome”商标争夺战还没落定,广州家居零售品牌Nǒme的母公司广州诺米品牌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诺米”)又陷入退店风波。

  广州律师林思源告诉8号楼,到目前已受理17位诺米加盟商退店事宜,涉及金额达到2000余万元。林思源称,由于诺米以升级合同为由收回部分加盟商的合同,导致案件起诉“存在较大难度”。

  8号楼多次致电诺米集团相关人士,但均被挂断。拨打其官网的加盟电话,均是坐席繁忙,并提示来电者留下电话与问题,等待回复。截至发稿,两者均未给出回复。

  公开资料显示,‘Nǒme’中文品牌名为诺米,定调为北欧设计家居品牌,2017年创立,商品多为平价家居生活用具。

  2018年4月,在诺米召开的Nǒme品牌发布会上,有“投资女王”之称的今日资本创始人徐新现身,宣布2.25亿投资诺米。

  诺米创始人陈浩在发布会上表示,2018年全年将布局300家门店,预计全年销售额超20亿元。他称,2019年Nǒme还将启动海外扩张计划,将在18个月辐射到包括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等20个国家。到2022年,Nǒme计划在国内扩张至2000家门店,海外扩张至3500家。

  当时,考虑创业的何明(化名)被这一愿景打动。在跟朋友凑齐200万后,何明拿到了诺米门店的授权书,成为了其中的一名加盟商。这200万的前期投入包括店铺租金、装修费用、加盟时候给诺米公司代理保证金。“我们当时觉得京东投资人这么有眼光去看好这个品牌,我们也就对这个品牌有信心。”

  比起扩张愿景,更让何明和朋友心动的是陈浩的一句口头承诺。何明称,在发布会上,陈浩承诺能让加盟商在三个月的时间里回本,如果因为商标导致的利益损失,Nǒme会承担全部损失。

  何明提供的报表数据里,2018年10月,即其在广州的店铺开业首月盈利额为16万3千余元,第二个月亏损额为9000余元。报表显示,从2019年1月至4月,均是亏损状态。

  在他看来,诺米门店员工工资的支付,货物的预付款,货品更新慢等等的问题是导致店铺亏损的直接原因。“我们从诺米那里叫了货款,拿的货,如果卖不出去,也只能积压在店里,集团不会回收做更新。”

  他说,跟诺米的协议里关于分成部分很明确。食品类能分到的利润为销售额的33%,非食品类的利润分成为38%。

  何明算了笔账,如果在店铺持续盈利的状态下,按照每个月一万元的盈利,至少需要200个月才能回本,“假设是每个月能盈利的情况。”

  何明想到退店拿回部分投资款,他觉得没有比退店更好的止损方式了。2019年2月,何明第一次跟诺米沟通了退店的想法,对方的回复则是公司会尽力找到店铺的下一位投资者接手,签订转让协议后,会返还部分加盟费,“但解决期限没跟我们说。”

  8号楼发现,在诺米与加盟商的合同里提到,合同期内,双方协商一致则可提前解除或者终止合同,但加盟商需提前三个月向诺米提出书面申请。

  三个月后,何明再次找到诺米,但在前台登记时就卡住了,“他们一看到我的身份证登记,就不让我进。”此后,协商也未有下文。而在诺米对媒体的表述中,与想要退店的加盟商一直保持沟通状态,何明说,“每次电话联系都以领导出差、不在等理由中断了。”

  何明去上海找投资人徐新。但“第一天只让我们留下联系方式,第二天也不让我们进了。”何明称,自己第二天再试图去找徐新时,公司的人则以不认识,“麻烦不要让这位上来”为由,拒绝他的来访。

  何明发现,自己并非个例。在找律师沟通的过程中,他发现,十余位加盟商均有相似情况,且合同原件都被诺米回收。何明称,在协商退店期间,诺米以升级合同为由要求店主寄回原合同,并表示会将新合同寄回,“但合同就一直没给我们。”

  何明的代理律师,广州和志满律师事务所林思源告诉8号楼,目前受理的案子中跟何明有类似情况等待从诺米退店的共有17位加盟商,涉及金额达到2000余万。他称,涉及到的加盟商包括北京、河北、四川、重庆、长春等地。

  林思源表示,由于一些加盟商的法律意识不足,在寄回合同原件时没有留存复印件,这导致起诉存在难度。林思源称,从其他加盟商的合同中了解到,合同中没有对违约以及退店等事项作详细说明,“他们在合同权利义务上存在较大的不平等性。”

  他提醒加盟商,不要被口头承诺和广告措词迷惑了,在签订合同的时候应该要重视相关合同条款,特别是对自己有利和不利的条款、相关违约责任条款,要保障自己合法权益。

 
 

电子游戏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9 版权所有 电子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