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游戏



相关阅读:电子游戏

揭秘母婴微商骗人的几大套路被骗的苦不堪言!
2019-09-24 07:09 来源:电子游戏   

  随着传统电商流量红利渐失,2019年行业将逐渐向流量私域化,运营微商化转变,移动与社交相结合的微商市场将成为各电商及品牌竞相布局的渠道之一。根据相关数据预计,2019年微商规模将近1万亿。

  在微商赛道中,美妆、母婴、大健康、农特占据着微商主要市场份额。而在母婴品类中,纸尿裤微商品牌不在少数,虽然褒贬不一,但是微商渠道对于包括纸尿裤在内的母婴行业的冲击不容小觑。

  近日传统电商流量一篇《明星夫妇做微商,纳税21亿成上海区百强》的刷屏,不禁让人感叹,微商真的可以暴富!“微商”一词多以“低质、暴利”的形象出现在大众面前,但微商真的有那么赚钱吗?微商背后的逻辑又是怎样的?又存在哪些风险?

  低门槛的代理准入模式,无限的裂变可能,太多人被“神话”洗脑,一时间,人人都怀揣着自己也可以改变命运,站在金字塔顶端的梦想,开始从事微商。由于微商的底层逻辑契合人性的贪婪和欲望,加上微商发展不稳定,在行业“野蛮生长”的背后,微商“良莠不齐”,疯狂发展下级代理赚取中间差价,低价串货展开恶性竞争,市场乱价现象等时有发生。

  按照正常的微商模式运营,如果产品品质好,分润合理,就能依靠微商模式迅速发展,成长为一个闷声发大财的微商品牌。但由于微商没有第三方支付平台做担保,监管的漏洞让很多不法分子混迹其中,四处骗钱。

  首先从微商的盈利模式来看,由于微商采用多级分销模式,不易管理,很容易触及“传销”的法律红线。而国家已经明令规定,微商行业层级最多不能超过三级,否则就面临传销的控诉。

  微商模式本身没有错,但是总有一些黑心商户和擅长营销的头目轻易煽动情绪、混淆视听,把产品、服务质量和渠道经营模式本末倒置,整个生态乌烟瘴气,导致传销不法分子开始利用微商进行网络传销和诈骗。就这样,传销分子利用微商的平台和群体,假借微商名义,扰乱了微商的正常发展轨迹。

  去年11月南京板仓派出所陆续接到多位市民报警,称在网上代理微商产品被人骗了钱。2月14日,南京玄武警方通报摧毁了这个诈骗团伙,涉案的28名成员被依法逮捕。

  作案团伙利用互相推广、或者低价加盟代理的方式引诱代理,之后伙同其他作案人员上演“双簧戏码”。团伙成员分演微商上下家,微信互推后都会有“一销”“二销”“三销”通过搜索微信号加好友来扮演顾客,并且要求看授权书,迫使受害人先成为代理,之后骗取层层代理费用。

  23岁的何小姐是被骗者之一,一名自称叫“范雅文”的人主动加她为好友,询问其是否是微商,并提出做互推宣传。第二天就有3个人加何小姐为好友,并开门见山地表示,要买她朋友圈里宣传的那款保健茶。这时“范雅文”建议何小姐可以试着做代理,称这样每盒能赚66元。见保健茶销量如此之好,何小姐缴纳了1840元费用成为了直属代理。

  之后那名顾客小杨竟然主动提出也要代理这款产品。因为公司有“同级之间不能销售”的规定,何小姐为了发展下家,又缴纳了6000元升级为分销代理。第三天另一名好友小李提出要买80盒,于是何小姐向上家补差价5780元订购了这批货。“可是我收到货之后,小李又不要了,之后就再也联系不上他们了。

  而微商之所以能不断壮大,诈骗案件又能不断发生的主要原因是不法分子利用了人性贪婪的本性。这种骗局一开始利用低投入先让初加入者尝点甜头,然后再引导他们缴纳更高级别的加盟费,配置更多的产品,这是当下网络微商传销的重要表现形式。

  一部分人事先加入某些微商群,和微商们聊天交朋友,然后就和他们交换展示货品。一部分成员随后登场,他们利用其他人提供的微商信息,向对方要货,并事先设计好要货的理由,以应对受害人的询问。

  一些不法分子先在一段时间内和受害者进行正常交易,在取得对方信任后诱使其进行囤货,然后骗取货款,并以多种理由拒绝返还。

  一些不法分子正是利用受害者赚钱的心理,先取得对方的信任,然后假买商品,造成产品热销的假象,诱骗受害人代理产品,升为更高一级代理商,利用代理层级越高成本越低的说辞,诱使其不断升级,骗取所谓的“代理升级费”。

  在微商“蜕变”为社交零售后,套路似乎并没有改变,无论是大品牌还是小品牌依旧利用分销模式、明星代言等给底层代理“画饼充饥”。而在《电商法》的出台监测下,微商是否能真正开辟新征程,我们拭目以待。

 
 

电子游戏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9 版权所有 电子游戏